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你的风流债由谁来偿还短篇小说

时间:2020-09-14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红尘世俗事真假实难分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难辨分。

  无为有处有还无,有有无无易糊涂。

  牛王山上,袅袅的青烟盘绕着苍天的古木丛林,争艳的百花把静乐庵衬托得更加辉煌。

  山下甘罗城内车如流水马如龙,人似行云汗似雨——好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城区林芳家少女雅雅那超前的打扮难以掩饰内心的羞涩。她暗窥林芳的表情,柔声细语地说:“爸,左邻杨洋待我特好,我也挺喜欢他。”

  林芳惊慌失措,手指乱动。

  雅雅说:“爸,怎么了?”

  林芳说:“你们……可不能向纵深发展!”

  雅雅身体前倾,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地说:“爸!我的好爸爸,您一直待我好,希望我!可是,今日您是……”

  “别说了!”林芳转过脸去,不愿正视自己的女儿。倔强的雅雅哪肯放下,紧追两步,站在林芳面前,嗲声嗲气地说:“爸爸,快告诉我嘛,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杨洋惹您生气了?”

  林芳摇了摇头,张开的嘴又慢慢合上。

  雅雅抓住林芳的手连连摇摆,亟不可待地追问,林芳是一个劲的摇头,叹气。雅雅说:“爸,把女儿急出了病您不心疼吗?记得我小时候出水痘,您几天几夜没合眼。等我的病好了,您像变了一个人,害得我都不敢叫爸了。后来,妈妈告诉我您消瘦的原因,我一头扎进您的怀抱,哭得是昏天黑地。您说,‘雅雅,别哭,啊!你是爸的乖女儿,爸爸能不待你亲吗?等爸爸老了你也会待爸爸好的!’当时我还胡思乱想:怎么,爸爸就要待乖女儿亲吗?要是不乖,还亲吗?爸爸会老吗?老了好玩儿吗?女儿为什么要待爸爸好?怎么样才算好?我也曾不止一次的问妈妈。妈妈说,‘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可是,现在我长大了,好多事仍然搞湖南哪里看癫痫病不明白,为什么我仍然要依靠爸妈而生存呢?”

  “别说了!”林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骨碌碌碌往下落。

  雅雅依偎在林芳的胸前,轻声说:“爸爸,雅雅不孝,又惹您生气了。”雅雅微闭双唇,悄然泪下。

  林芳说:“雅雅,你是爸爸的乖女儿,永远都不会惹爸爸生气的,爸爸也不会怪你。你要记住,人世间有好多事都是一个谜,谜底永远留给后人。”

  雅雅晃着林芳说:“不嘛,我就不!我就是要揭开谜底。”

  林芳抬高声调说:“过分了吧!”

  雅雅扭动着身躯说:“不嘛,我要知道。你说过,我们之间永远没有秘密,你说过,人世间爸爸,妈妈是最可信赖的人,你说过,我们既是父女,又是好朋友。”

  雅雅目不转睛地看着林芳,脑袋晃了几下说:“爸爸,你说我们之间没有秘密吧!?”

  林芳仰起脸,微闭双目,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两眼一睁,正视前方。

  窗外的小鸟“叽叽喳喳”地鸣叫,爱犬跑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摆动着尾巴。雅雅用祈求的目光望着林芳,鼻翼轻轻的抽动。

  林芳抖了一下肩膀,一本正经地说:“杨洋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啊!”

  雅雅好一阵心酸。本想托付终身的人倒成了哥哥,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想我家拥有百万资产,爸爸仪表堂堂,满腹经纶,有外遇……也不足为奇吧!

  雅雅自解自劝,心中豁然。

  不久,雅雅有喜气洋洋地坐在林芳对面。

  欲言人先笑,未语脸绯红。

  林芳说:“小公主,有什么喜事,能否给爸爸分享?”

  雅雅眉飞色舞地说:“东街沈晖挺不错的,他已经向我求婚宜春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可不能答应他!”林芳紧锁双眉,脸色骤变。

  雅雅说:“我的好爸爸呀,又怎么了?”

  林芳一改往日的风格,脱口而出:“沈晖是你的兄长。”林芳如释重负,瘫坐在沙发上。

  雅雅“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紧抓林芳的手,纠缠不休。

  “爸!上次你说是哥,这次你说是兄。到底怎么回事?”

  林芳难为情地说:“这个……。暂时保密!”

  雅雅是不依不饶。她说:“我的秘密已经全盘托出,你再对我保密?——对不起,我俩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林芳两手一摊,无可奈何地说:“好吧!女儿长大了,我可以告诉你。”

  雅雅慌忙取出手机,却被林芳一把抢过,激动地说:“得了吧!你妈如若获得这第一手材料,爸可就惨喽。”

  林芳紧握手机,展开了有趣的话题。

  “当年,我与杨洋他妈黎丽是要好的同学。我们上相互关心,学习上相互帮助,彼此之间有话就说,无话不谈。后来发展到卿卿我我,再后来是一刻也不能分离。可是,黎丽她爸怎么也不同意——就因为当时你爸是个穷小子……。你爷爷得知详情后,既生气又心疼,对我是边责备,边劝解……。而我仍然是紧追不舍。”

  林芳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黎丽是个孝顺闺女,她执拗不过的威逼和恐吓,最终还是嫁给了晨枫。从那时起,我逼迫自己,拼命赚钱。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黎丽结婚时已经怀上了杨洋……。”

  雅雅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娇滴滴地叫了一声“爸——”激动万分的说:“沈晖呢?你不会与他妈也是同学吧!”

  林芳微微一笑说:“你说董雪?当然不是!你知道董雪长得如花似玉……。”

  “啊!原来是武汉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这样。”

  林芳挺起胸膛,瞪大眼睛说:“喂!可不能乱猜。虽然说有钱人或明或暗都有情人,但是,你爸不是哪种人。我要把自己当人看,活的有尊严!”

  雅雅说:“爸,为什么这样说?”

  林芳反问道:“怎么,女人有外遇要遭唾骂,难道男人有外遇就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吗?男人也是人,在外鬼混同样是下贱之举!”

  雅雅说:“爸,那么,这件事……”

  林芳激动地说:“你的爸爸不是花花公子,而是英雄救美!知道吗?”

  “哎哟喂,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爸爸,快讲来听听。”

  林芳说:“那天傍晚,爸在甘罗山下散步。突然,一声尖利的呼救划破长空。我不顾夜黑路险,飞奔而至。一脚踢中一个歹徒的下巴,抡起一拳打翻另一名歹徒。挨脚的歹徒猛然冲到我面前,我左脚跨前半部,挥手打他一个迎面朝天,两个歹徒爬起来就跑。我正要追赶,却被董雪抓住了衣角。”

  “原来,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人已魂飞魄散……。我脱下衣服给她穿上,扶她进了家门。这时才发觉,我的手鲜血直流……”

  “后来……”

  雅雅抢过话题说:“后来剩下沈晖,是吧?!躲过强盗,又上贼船……。你对女同胞也太不负责了!”

  林芳说:“恢复自由吧,爸有事急需办理。”

  雅雅头一歪说:“你自由了,我的心却要受罪了。”

  林芳说:“好女儿,想开点儿,天下好男生多的是!”

  林芳本想多劝说几句,不巧,电话又在催促,他只好离开家园。妻子文颖即可跨入家门。她看着愁眉不展,两手无情地揉搓布娃娃的女儿,伸手揽到怀里。

  雅雅落下了眼泪。

  文颖压着腔调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排名说:“哎哟,我的小公主,谁又惹你生气了?告诉妈,我为你出气!”文颖轻轻拍打着雅雅的后背。

  雅雅本不愿讲出黎丽,董雪与林芳的秘密,无意间却道出了杨洋和沈晖的身世。文颖愤然而起,暴跳如雷。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林芳,竟然有这等龌龊事!”

  文颖拉住雅雅的手激动地说:“我告诉你雅雅,想与谁好就与谁好,你本来就不是他的亲生!”

  雅雅愕然!

  良久,雅雅醒过神来,立逼文颖讲出个所以然。

  文颖低下头,轻声细语地说:“本不愿旧事重提,却又撞上这等奇闻轶事……”

  文颖少气无力的说:“当年,这里尚未开发。那年,你爸有事外出,正赶上‘三夏’大忙,手无缚鸡之力的我真真是犯了傻。好心的鹏举自动过来帮忙。第二次我去叫他……”

  “那天,他正在帮忙时,风云突变,电闪雷鸣,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赶到家时,人早已成了落汤鸡……”

  “雨越下越大,夜已入子时。由于他不停地打喷嚏,我把姜汤送到他的面前,他趁势把我揽入怀中……”

  “后来,怀上了你……”

  雅雅说:“我爸知道吗?”

  文颖摇了摇头说:“你爸走的第二天,我的例假正常来临。当他回来时正赶上我的例假期,可是,它偏偏就没有来。我背着你爸到医院检查,确定了怀孕的事实……”

  雅雅越思越怒,霎时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文颖手足无措。

  雅雅说:“天呢!这叫什么事啊,连最亲近的人都披上一层外衣,真假难辨。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信任的!”

  雅雅“咚”的一声甩开布娃娃,夺门而出——朝静乐庵方向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