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等不到的最后一面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等不到的最后一面

院子里葡萄架下,坐在摇椅上,抽着旱烟,“吧嗒”、“吧嗒”,伴着摇椅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语晴趴在窗上,遥望的星空。的星星特别美,就连稻田里的青蛙都停止了鸣叫,抬头遥望满天星空。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进城了,听母亲说,父亲是去探望一个远房亲戚。语晴顾不上吃饭,拔腿就往城里奔,母亲没有去阻止她,因为她心里明了,只是希望小不要冲动。

爬过大山,绕过浅滩那条河,走过一片片已经成熟的稻田,语晴看到了陌生但似乎又有点熟悉的柏油马路,阳光炙烤着这上面经过的一切——慢悠悠行走的老人,百无聊赖抽着香烟的人,热得伸出舌头呼呼喘气的小狗……语晴赶上了前去城里的面包车,车飞快地奔跑在这平坦的马路上,离她越来越远,就像他们——当年他们忍心地把她放在孤儿院的门口,一声不吭,头也不回地走掉。当太阳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的时候,雨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父亲坐在门前的摇椅上等着她回来,还是抽着那发黄的烟卷。语晴经过父亲的身边的时候没有搭理他,侧着脸……当她走到房门前时,父亲嘶哑着声音说:“语晴,对不起,父后天癫娴病可以治好吗亲实在没办法……”父亲的声音很低沉,“没关系,,但是我求您下次别这样好吗?”语晴背对着父亲。“我们会还他们的,只要哥回来,”父亲嘶哑着声音。“爸,别说了,我知道。”转身走进了房间,那一夜,父亲无眠。他知道小语肯定在哭泣。其实父亲知道今天语晴一直站在“他们”家门外,他知道语晴在想什么,他能理解这个倔强、要强的。而小语或许还不懂“不管是迟来的还是已经了的,每一个人最终都会被爱。不要视而不见。”父亲一直坚信,语晴的不是狠心的人。父亲总有一天语晴会理解的。或许是自私心理作祟吧,父亲希望那一天不要来得太快,他同样害怕失去,害怕语晴离开。每一个人都会心疼自己的子女,但是也割舍不了那份。

九月的阳光特别毒,一连晒了好几个月,语晴坐在校道的石椅上,远望着远处草坪上打闹的孩子们,她默默地低下了头,拿出父亲送给她的小鼻壶,她父亲,正像她离不开氧气一样。语晴拿着父亲给她的钱去另外一座城市求学了。她几乎开心不起来,因为她一想到那是“他们”给的钱,她就忍不住心里隐隐作痛,她还是不能理解。但是为了不辜负父亲,她始终不能把这养的带到学习上来。父亲已经很年迈了,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要在建筑工地上山东癫痫病医院治疗专业吗给别人搅拌泥浆,每每想起父亲佝偻着身躯在烈日下炙烤,她都忍不住想收拾行李弃学回家。

语晴很珍惜在学校里的日子,分分秒秒都不容许自己浪费。但是有的时候是不公平的。有人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在每一个人身上都适合。被生活赤裸裸的欺骗了,在奋斗的路上被“现实的强盗”抢劫了,一贫如洗了,受伤了,痛了,累了,但不能倒下。要知道,倒下的希望还得你自己扶起来,无可替代。小语时常这样对自己说。父亲给她的每一句鼓励的话她都记在心上,从不敢忘记。每当听到父亲从千里之外给自己打电话,她都格外地开心,听着电话那边父亲声声的叮嘱声,语晴都假装很地点点头。( 网:www.sanwen.net )

可是当一个又一个天过去,当走得越来越急,当稻田里的青蛙不再鸣叫,当明朗的不再出现星星,当院子里的摇椅已空,当坐在摇椅上的人已不在……爱着她的那一个人留着两眼,久久不肯闭上双目,只是为了见她最后一面……大学的第一年,父亲就悄悄地离开了,父亲最终没能看等到自己的重庆癫痫病治疗费用女儿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给孩子们讲课的那一天。父亲离开的那一天,神志不清,却不停地呼唤着语晴的名字,他两眼流着泪,表情很,却不肯闭上双眼。父亲得的是脑瘤。哥哥亲吻着父亲,轻轻对他耳语,希望他安心地离开,不要再承受头裂开似的,当父亲却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只剩下一口气。但是,有的时候,上帝是不公平的,它总让一个年过半百的人等不到他心爱的人最后一面。父亲离开了,语晴的心里又空缺了一个大大的角落。又是一年的夏夜,她依然趴在矮矮的窗上,仿佛在听父亲抽发黄了的旱烟的“吧嗒”、“吧嗒”的声音,葡萄树已干枯得只剩下斑驳的枝干,父亲走了,就像葡萄树老了,枯了一样,凡人是无能为力的。语晴失去的又何止是这些!她终于理解了当年父亲去城里的苦心。语晴原谅了“他们”的无情与抛弃,她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只是父亲不应该承担太重的负担,毕竟她和他本没有任何关系。父亲不仅给了她第二次,还给了她别人给不了的幸福和温馨,所以她不怪“他们”,她理解了“不管是迟来的爱,还是过去了的,不管是亲生父母还是别人,但是最后自己还是被爱了……”。她幸福地笑了。她曾对着斯里歇底地喊,希望自己坚强,希望自己幸福,希望他们幸福……谁没株洲癫痫专科医院排名有一点苦痛,坚强就好,她对自己说。父亲,一辈子辛劳,一辈子平凡,却什么也没带就离开了。

如果说,人的这一辈子最痛苦的是没人爱,但是在语晴的心里,最遗憾的却是见不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从小没有父母,从小没有的,一直得不到别人的接受,都不是最大的痛苦,都不是她迈不过去的坎,而是让父亲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她宁愿得不到任何人的爱,都不愿意透支了父亲的爱,却来不及还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古是很多儿女心里抹不去的。等不到的最后一面,是语晴的一辈子的伤痛。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可以早出生几年,那样她就可以多陪父亲几年,或者晚出生几年或几秒,那样就可以与父亲错过相遇的,那样父亲就不会遇见自己,就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如果这个词,即使有,也只是人类臆造的。

等不到的最后一面,只能在雨季来临时,给最爱的人带上一束用泪水浇灌的菊花,一圈又一圈,泛黄的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漂泊。荡不开的泪光,被清明的雨打碎,滴落在了父亲的长满了青草的墓上。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