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我的朋友你还好吗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我会为真诚而动容,亦会为谎言而伤悲。生就一个庸人的头脑,却在追寻一份智者境界。此刻的我是的拾荒人,所能做的只是在死去的的时光中,打捞流光里的碎片残骸,祭奠有过的。此刻的我是的,在这份孤独中与相遇了。她告诉我不是演戏,无须用太多的脂粉去涂抹自己,无须戴上“面具”去“逢场作戏”!

有时候,一个人坐在里的某个角落,仰望苍穹的时候真希望自己能成为一颗星辰。在每一个触动我感性细胞的时候,我肆意的任凭眼泪决堤而出,因为不想被人察觉,所以,我的眼泪总是悄无声息的滴落!

我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不会隐藏自己的观点,为此很少和别人聊天。前几天,有个因为看到我的资料是廊坊的而加了我,看到这个新朋友的消息,我们简单的说了几句。

蝴蝶 19:42:24

你在吗?

我19:42:47( 网:www.sanwen.net )

蝴蝶 19:42:57

廊坊热吗?

我 19:43:25

我们这里今天挺热

蝴蝶 19:43:49

我们这里也是啊

蝴蝶 19:44:17

我一天都在空调屋里待着呢

我19:44:36

我也是

蝴蝶 19:44:39

呵呵

蝴蝶 19:45:00

你是廊坊市的人?

我19:46:27

蝴蝶 19:47:18

我其实很喜欢廊坊市的

我19:48:44

你来过?

蝴蝶 19:49:57

我看见廊坊市的人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蝴蝶 19:50:09

没去过的

我 19:50:28

哈哈

我 19:50:37

欢迎光临

蝴蝶 19:51:26

是向往的地方啊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好

我 19:52:06

有就来玩吧

蝴蝶 19:52:16

喜欢一个地方都是有原因的

我19:53:10

你为何?

蝴蝶 19:53:37

我十年前有个笔友在那里

我19:54:02

我 19:54:20

我没有交过笔友,去年才开始上网

我 19:54:27

认识的人不多

蝴蝶 19:54:44

我也是去年开始上网的

其实我那是高中时聊的一个笔友

我19:56:13

奥,哪里的?廊坊什么地方?

蝴蝶 19:56:05

后来忙着,生,就失去了联系

我19:56:29

的就是这样

蝴蝶 19:56:29

都没记住呢

只知道他学的是计算机系

我 19:57:10

我也是,有的老同学看到,忘了姓名的

蝴蝶 19:57:13

知道他的名字

我19:57:35

可以找你的老同学联系一下

蝴蝶 19:57:37

笔友

我19:57:55

我19:58:04

写过什么作品

蝴蝶 19:57:55

我只是信件来往

我19:58:14

可以拜读一下

蝴蝶 19:58:12

呵呵

我19:58:25

他用什么笔名

我欣赏一下去

蝴蝶 19:58:26

没作品呢

我 19:58:42

啊?

我 19:58:49

空间昵称呢濮阳哪能治癫痫,这样选医院靠谱

我19:58:56

搜一下

我 19:58:59

看看去

蝴蝶 19:58:58

我 19:59:10

十年写的肯定有水平

蝴蝶 19:59:33

我妈都当废纸给卖了

我 20:00:00

可惜了

我 20:00:12

他的呢?空间昵称是什么?

我20:00:18

我也欣赏一下去

蝴蝶 20:00:25

请你,请你不要删掉我

我 20:00:45

我 20:00:49

不会的

蝴蝶 20:00:43

我不常在线的

我 20:01:13

我看,看书,写东西

一般不聊天

蝴蝶 20:01:12

我 20:01:24

看空间

总看别人的空间

蝴蝶 20:01:25

我也看空间

我20:02:03

你那位朋友的空间可以看到吗?

你挑起了我的好奇心

蝴蝶 20:02:12

我只是在心里总是我的那个笔友

我是在找他啊

我20:02:44

他多大?

蝴蝶 20:02:45

我怎么知道他的空间啊

蝴蝶 20:03:00

三十三

我20:03:16

比我小那么多

我 20:03:30

好像不好找

十年的差距,一代人

蝴蝶 20:03:31

蝴蝶 20:03:41

癫痫的病人怎样才算好?找到的

蝴蝶 20:04:03

我这一生肯定会找到他的

我20:05:03

黑蝴蝶 20:05:21

我孩子在闹呢

我 20:05:48

你看孩子吧

蝴蝶 20:05:40

我先下线了

我 20:05:56

没事聊

蝴蝶 20:05:55

他叫杨徳永

蝴蝶 20:06:02

拜拜

和这个朋友聊过以后自己的心绪被她打乱了,一下子沉到了那个里去了。自己一次次的想想十年前的一对喜欢的人,用自己的笔和信件诉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可生活的奔忙让他们彼此忙的再也没有时间联系,抑或是因为某种误会彼此没有踏出关键的一步吧,让彼此失之交臂,失去了一切可能的机会。今天虽已物是人非可那个理解自己的人又在哪里呢。

几天了,自己的思绪也被她带到了过去,无法自拔,自己也曾有过,和她类似的经历,只不过我的朋友是个子。

那是1993年的年尾还是1994年的年初我忘记了,只记得我们在一次北京电视台的一次意见征集的会议中有过一面之缘。

那个天,北京电视台征集意见和建议,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也投了一稿。在自己已经忘记的时候却收到了电视台的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让我去参加北京电视台的意见征集颁奖。

那是大女儿还在吃奶,我很为难,不能带她去,可不去怕以后再也没有了机会。为此,我第二天一早就把大女儿放到了那里,让老公陪着我,坐着村里给北京送货的便车到了北京电视台。

可到了门口,门卫要信件,看了我的信件,又看看老公对我说:“他的呢?”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没有。”

门卫一听说:“他不能进。”

我很为难的看着老公,疑惑的问:“怎么办?”

老公看着我说:“你去吧,我在外面。”

我虽说很不情愿,可心里真想进去看看,也就把老公丢在门外,自己进去了。

一进门,看到宽敞的大厅里已经有好几位等在那里了,有个个子中等,圆脸,大眼睛的女孩儿看着我问:“你也是来开会的?”

长沙治癫痫病医院?>我说:“嗯,你也是?’

她很热情地说:“嗯,你也喜欢写东西?”

我又说:“嗯。”

她接着说:“我叫张林红,在八一农业机械学校上学。”

我说:“我叫安月艳,曾经上过班,现在我们厂放大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生产……”

正说着来了一名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入电梯,到了二十楼的一个会议室,并让我们在二十楼的窗口看了看北京的,可惜当时没把弟弟的相机带上,那时的事情没有留下一个。后来他又安排我们坐下,我和林红还有一个叫慧芳的我们三个的话比别人要多一些,也许年龄相仿吧,很谈得来。

慧芳一副很柔顺的样子,她的姓好像是孙吧,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们三个挑了靠近主席台的位子坐下了。不一会电视台的领导陆续进来了,有一位女主持人为我们介绍他们的姓氏,也许是人太多,也许是时间太长我已经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就是在那次的意见征集中,有位大学生提出的在天气预报中加入图标解释,让电视观众更容易理解。这个建议被采纳了。我们三个的建议都没被采纳,此时,因为老公一个人在外面等候,我很着急,也没听清他们下面的讲话,只看到获奖的朋友一个个得到前面去领奖。过了好一会儿,会议结束了。我们出门的时候,每个人手里多了四盒磁带,市电视台给我们的纪念。

我们三个互相留了联系地址,林红说:“我们走楼梯吧。”其实要是老公不在外面我也是很愿意走楼梯的,可此时我却无心如此继续了,我们有坐电梯从二十楼回到了地面。我一下楼就连忙往外跑。

回到家里的一段时间以后,我分别給林红和慧芳去了一封信。没过多久林红就给我回信了,这也是我们信件的开始。可慧芳的去信却如石沉大海,一直没了音信。后来听林红说她也给慧芳去信了,结果一样。

我和林红的通信到了1998年,她那时已经是一位留校任教的老师了。我们能谈的好像也少了一些,毕竟我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她的工作和生活属于快节奏的,我一个家庭,再加上生活的境况和她产生了巨大的差异,也就没再通信了。

我已经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看到那个小的那份对朋友的真心,我被了。始自己又想起了这两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真想给她们发个信息,可毕竟那么长时间了,自己也不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可心里多了份牵挂和慰藉。真想跟她们说一句:“我的朋友,你还好吗?”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