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女人天生当入戏(小说集《过活》女人形象浅议)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可能同为女性的原因,我对乡土作家赵军锋先生新著《过活》中的女性极为关注,那个时代农家女的情,一次又一次深深震撼着我的内心。

应该说,在这部中,作者笔下的三个女性最具代表意义,这就是《活得像人》中的多多、《大户人家》中的金扣儿和《渭河滩》中的顶针。

多多—挣脱锁链才像人。半文盲的农家女嫁给了当的海岩,以为从此就能过上“有人挣钱,有人种田”的好日子。可是,丈夫海岩对她不冷不热,用关中土话讲就是把她“不当个事。”善良的多多以为夫妻关系不和谐,是因为没有生下个一男半女,因此,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能生儿育女上。海岩探亲回来了,多多对他极尽温柔体贴,甚至鼓励他“里睡觉卖点力气,也许明年这时候就能抱上娃娃了。”她无意中发现丈夫吃一种白色的药片,被丈夫以“治疗胃病”搪塞。本来,平常人有个头疼脑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种药片被鸡误食以后竟然生不下来蛋而被活活憋死。再联想到丈夫对自己鸡蛋里边挑骨头的做派,多多终于起了疑心,下功夫要把这种白色药片搞清楚。当她终于知道这种药片是男用避孕药以后,还在用最后的真诚企图唤醒丈夫早已被掏空了的良心。她甚至央求丈夫:“你要是还想和我过日子,就好好过。要是看不上我了,就说个明白,各走各的路。”可是,多多一片真心并没有让几乎疯狂了的丈夫回心转意,反而激活了丈夫内心深处的兽性。接下来的故事极为精彩。丈夫在饭里下毒想毒死多多,多多让鸡食用毒饭来验毒。当那只“澳洲黑”母鸡吃了毒饭立时气绝以后,两口子又为保存和销毁证据斗智斗勇。丈夫以为已经销毁了证据得意洋洋,多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癫痫病要发的时候干什么能阻止保留证据又让这个丧尽良心的丈夫下跪哀求。多多终于对这个丈夫万念俱灰,毅然决然和他以后,还在用一个的善良之心警告的丈夫:“我留下来了毒土。要是以后还有女人被你害了,我就向公家告你。”人性的真善美和假恶丑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挣脱了不幸的锁链,曾经懦弱的多多鼓起勇气寻找属于自己的。她有意靠近刘记全,甚至亲自出马验证曾经的小姑子是不是还爱着刘记全。在刘记全被判刑以后,多多不仅没有嫌弃他,反而认为这是天赐良机。因为自己是个离婚的女人,刘记全是个坐牢的男人,这就很般配了。为了得到刘记全,她费尽心思、用尽手段,托媒人、送礼物、认干亲、闹监狱,甚至对刘记全是不是喜欢自己都不管不顾。看到这里,读者不能不对多多另眼看待。“这和那个善良贤惠的女人简直判若天地。”也许还会对多多几乎不择手段求婚姻而不屑。可是,也正是多多前后表现的巨大反差,才使得我们:人的尊严,不是他人施舍的,不是忍辱求来的,而是自己挣下的。屈服命运,只能是被命运愚弄;勇敢抗争,才能驾驭自己的命运。作者煞费苦心地想告诉读者:女人,在和命运抗争中所失去的只有屈辱,在和恶势力斗争中所能失去的也只有锁链。也许,多多奋力抗争的结果只是让自己“活得像人”,这个标的也太卑微了。但是,即使是在今天,还有多人活得失去人格而甘于认命,还有多少女人虽然膝盖挺立但精神上却在匍匐,还有多少女人被金锁链金手铐束缚而浑然不觉?

多多,活在当下也汉子。

金扣儿—内心强大始做主。和多多的性格截然不同,金扣儿一直是以内心强大而保持始终的。她先是被送与地主家当丫鬟,地癫痫病有哪些好的护理措施位的低下并没有让这个美艳的女娃儿低下高贵的头颅。主人要收她做小,她坚决不干。主人要把她送给兽医,她在问清楚了是当老婆不是小老婆以后,当时就收拾东西远嫁。金扣儿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成为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金扣儿开始用自己的方法改造这个家庭。丈夫口吐滥词,被她一耳光扇去警告。婆婆猥琐,她言传身教让其高贵起来。丈夫甘于当个牛兽医,她让丈夫读圣人书当个圣贤。身遭反动军官调戏,她搏命反抗。动荡年月命运多舛,她一次次力挽狂澜,使家庭这艘小船不至于在惊涛骇浪中沉没。为了化解冤仇,她屈伸自如:让仆人送礼,驾骡车赔罪,给对头送钱,为仇家上香。为救丈夫于危难,她遣能人捉鬼,设迷局乱真,求贵人出面,散银钱免祸,聪明才能屡试不爽,激流漩涡金身不败,在恶劣环境中演出了一幕幕智而近妖的活剧,读来惊心动魄,高潮迭起。虽然金扣儿的世界观落后,价值观落伍,观落寞,在社会剧烈变革中死死抱住“大户人家”的残念不放,甚至到了风烛残年还因为副省长到家里来是“朝廷命官降临”而沾沾自喜,据此就认为实现了自己当个“大户人家主人”的夙愿。然而,因为内心超级强大而凸显了价值,因为从不轻言放弃而诠释了主人概念,因为跳出污泥浊水而引爆了连串高贵,因为找准自己位置而划直了人生坐标。金扣儿,“五四精神”在旧时代过来者身上的集中体现,“半边天”“ logo”在女性符号中的浓墨重彩。女儿当自强,扣儿是榜样。( 网:www.sanwen.net )

顶针—身心扦格成悲剧天津癫痫哪里治疗#!好。顶针这个艺术形象让我非常揪心,甚至为她浮萍无根和六神无主而把心疼烂。她本来是个乖乖女,而且心浓厚。如果不是陷入半天半人的险恶之地,完全可以相夫教子度人生。然而,由于身体成熟和心智半熟的交织,肉体膨胀和思想干瘪的冲撞,使得她每每关键必走歪。在我看来,她至少有三个方面的“不该”。

一不该误把愚昧当。顶针的云汉老汉也被派到了渭河滩捞铁砂,因为腹内有疾而一下河就窜稀。顶针感到这样下去迟早会要了她父亲的老命,自己有救父亲性命于危难。这个想法本来没错,也确实是孝心满满的结果。可是,在把贞操看得重于生命的那个年代,用自己的贞操换来父亲苦难的终结,也算是一种愚昧。因为即使是父亲因此而获救,从此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活在人们的舌头根底下和手指头前面,他还能活得长久吗?尽管书中并没有写到云汉老汉后来的命运,可是,读者可以尽情想象,一个坏了风化烂了名声女儿的父亲,会心安理得地苟且偷生吗?

二不该错把霸道当魄力。龙指挥是作者笔下极其少见的“坏人”,他有能力但更有色心,有人味更有冷酷,有情理更有霸道。他处心积虑把村里有姿色的女人弄到工地,自己永不枯竭的动物欲望。他善于制造并充分利用危机使猎物自己上套,他手段高超使得女人对自己迷恋不已。就是这样一个高度危险的人物,良家女儿顶针本该远离才是。可是,正是由于他和刘技术员比较起来雄性荷尔蒙更甚,让顶针从毫不设防到自动上钩,从半推半就到半生半死,从救父亲初衷到沦为玩物终结。更让读者唏嘘不已的是,她心甘情愿地当情妇,甚至因此疏远自己的未婚夫。当她终于预感到要出人命而亡羊补牢般地想郴州重点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制止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一个在邪道上走得太远的肉体,正能量的岂能追上?更让读者不能释怀的是,龙指挥因为恶贯满盈而被刘技术员结束了罪恶的生命后,顶针不仅没有丝毫的轻松感,而是像结发妻子那样满怀深情为他擦洗身体。这个愚昧而可悲的女娃儿,在与魔鬼共舞中让混沌填满了自己空瘪的思想。

三不该立于危墙不觉险。麦莉这个形象很有意思,她早已是龙指挥的玩物了,在嫉妒和醋心交织中,还能给善良留出一块空地。她早看出来龙指挥对顶针心怀不轨,拿出半个好意提醒顶针不要上套,甚至动用小聪明想搅局。可以说,顶针已经对自己的危险境地心知肚明了。然而,身体的过度成熟和心智的尚在幼稚构成的尖锐矛盾,使得她面对危险毫不躲避,一步步爬上龙指挥肮脏的床铺。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写顶针和龙指挥的缠斗时笔法老辣,场景充满画面感,让读者也心旌荡漾,好像顶针此时就应该这样做了。要是真的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就自觉不自觉跌入作者给读者设下的陷阱了。因为只有龙指挥的同类,才希望顶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可是,作者不是这样的人。要不然,书中爆棚侧漏的道德伦理正能量从何而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作者精心刻画的三个不同类型的女人,在社会这个大戏台上心无旁鹭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这就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个程度。大胆猜测作者用意:做金扣儿那样的女人很难,做多多那样的女人相对容易。千万不要做顶针那样的女人。从后至先,应该是社会发展的轨迹,也是作者和读者所共同希望的。

文 廖洪玉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