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走近婺源:阿婆的生活(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其实,说句老实话,在李坑待的日子并不长,在阿婆家住的日子,也不过是一天两天的。只是,阿婆的质朴与善良,却让我不舍离去。

那天早上,我梳洗后,便拿着房门钥匙下了楼,只见客厅里不见阿婆的身影,我竟然有点慌乱,像是亲人般的喊了声:“阿婆——”顿时,阿婆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个小书包,一脸笑意的应了句:“哎——”

“钥匙给你!”我说道,将钥匙递到她手中。她问了句:“昨晚睡得好吗?”我点点头——村落的,是那般寂静,窗外除了那远处的流水潺潺,便是静得教人有些可怕。或许是习惯了城市的喧嚣,这里的夜,让人害怕又不忍抗拒。但是,这觉却是睡得安慰,或者说,这是作得亲切。

“以后常来啊!”阿婆倒有些不舍的味道,寒暄在齿唇中。我点点头,她依旧是一脸微笑,掉落的牙齿虽然就剩几颗了,但那笑容却是特别的美丽。她抬首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说道:“我要送孙子上学了。玩得开心啊!”说着,转身匆匆出了院子。

看着她远去不见的身影,我想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见阿婆了。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

性癫痫该怎么治?

就在这时,走了过来,他把背包,相机都收拾好了。( 网:www.sanwen.net )

就等着大爷给我们准备早上吃的面条了。

静静得站在院口,门前的流水缓缓淌过。脱落光叶子的柿子树上,还悬着两个已经发烂的柿子。树身呈斜状,像是垂长在河流之上,但那树根却是攀埋在灰瓦高墙下。突然,一个身穿黑色布衣的老太,拄着拐杖,走出了自家的院子,她与我一样,伫立在河岸上。老太的衣服有些陈旧,褪色的黑布显得发白,就连几颗蝴蝶扣也是掉了不少。她面目祥和得看着正在河边拿着棒槌洗着衣服的妇人,想必那是她的媳妇吧!

老太朝我这边看了看,或许正是我拿着相机准备拍下她媳妇背影的缘故吧。

我点头笑了下,老太并无反感,和阿婆一样,眉宇间都充满了笑意。就在这时,朋友喊我吃面了。我应了声,收起相机,回去了院子。走进阿婆家的中堂,顿时一阵鸡汤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忙迎了——这只老母鸡,从昨天中午吃到了今天早上!痫病发作时候怎么急救p>

还有昨晚吃得腊肉炒竹笋,也一并被大爷端了上来。

顿时,心里有种难以哽咽的心酸。一只鸡,倘若是阿婆家自己吃,会吃到完为止。一盘炒菜,倘若今天没有吃完,会留着明天继续吃。这是阿婆家的,也是整个李坑的生活。我盛了一碗汤,喝了几口,味道没变,跟昨天中午刚端上来的一样。大爷给我们又端来了几碟小菜,有辣椒酱,还有腌制的笋子。

“尝尝,都是我们自己腌制的!”

我们有些,动了动筷子,比起在超市里的酱汁,腌菜,阿婆家的辣酱,还有笋子,是那么的鲜美,但更多的一份辛劳与醇厚在拨动着我的思绪。记得昨晚,朋友吃腊肉炒竹笋的时候,说了句:“这腊肉是熏出来的,味道一般!”

这话,当时引起了我的争议——大爷见我们玩了一天回来,都疲倦得嚷着肚子饿了。他忙开锅生火,给我们准备晚饭。尽管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但大爷与阿婆得那份有心,不得不教人感动。

饭后我拿着杯子走去厨房找水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阿婆家竟然还是陈旧得如过去一般,烧着大锅,生着柴火。

大爷见着我,笑了笑,说道拉萨专治癫痫的医院:“你们城里人,是没见过这些吧?”

“见过,小时候见过!但我以为,您这儿作为旅游区了,像这些根本就不存在了。”说句心里,我倒是挺意外的。大爷笑得有些豁达,说道:“这里还是有许多人家靠生柴火煮饭的。除非旺季游人特别多,怕赶不及,才会煮电饭煲。但菜还是在土灶上烧的。”

“那,游人吃不完的菜,还会留到第二天给她们吃吗?”忍不住,我问了句。

“人多的时候,倒是不会!但在淡季,比如这十一二月份了,我们会给客人留菜的,免得浪费。”

大爷的几番话,让我的心是咋暖还寒,有股酸楚。

但不过说真的,大爷这般做法,让我彷如是回去了自己的家里。每逢回去那里,她都会准备好些菜,生怕我在外面是吃得不好。倘若今天没有吃完的,母亲会继续留到明天,但仍是会烧些新鲜的菜。如今在阿婆家,我似乎也是受到了母亲对般的待遇。

如此一来,更是不想离开了。就在这时,朋友说是准备出发了。

那股酸楚,像是被打翻得坛子,让我失落得不禁叹嘘三分。我回去中堂,再看了看阿婆家的全家福,还有那治疗癫痫病要治多长时间能治好悬挂在中堂画左边的纸钱串儿。

忍不住,我拍了一张。

待我们离去的时候,我又转到阿婆家院前,向左那是一排沿河而建的古民居,向右那是一排垂柳下的妇人们,在谈笑,在涴纱。炊烟在屋头袅袅升起,与山间的云雾,渐渐相融。那被熏黑的墙体,仿佛是被墨染得旧画。画中有一座房子,还有棵老树,阿婆坐在树下,正缝补着衣服!

不禁,我走向河岸的石阶,蹲在石板上,尽管是初,但这流淌的依旧是秋水。忍不住伸手到这水中,有些凉意,却有些温暖。听着流水声,听着妇人们的笑语声,还有那清脆如铃铛的棒槌声,在这个深山的早晨,伴着几处传来的叫,奏起了一首欢快的乡曲。让人在失落之余,感到些许的与知足!

朋友似乎有些等不急了,嚷了一句,而此时,我也欢快的应了一句。

回去车上,阿婆家的房子越来越远,直到村口,看到一座牌坊,上面刻着“李坑”二字。我想我要与这个古老的村子说声再见了。但漫漫,虽是苦短,倘若能像阿婆一般,活得乐哉,像老太一般,活得知足,那便也是无憾了。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