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张掖1952 惩办杀害我红西路军将士的顽凶文学常识www.hlmsw.cn,提款机杀手

时间:2021-04-05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1959年“十·一”国庆节前夕,时任张掖筹备市公安局局长杜聿甫、公安民警朱金俭、徐兴汉等40余人分赴张掖、临泽、高台参加了一次枪决杀害我红西路军将士顽凶的特殊活动。40余名双手沾满红军鲜血罪大恶极者被分别押送至现张掖市甘州区东教场、临泽县倪家营、高台县城执行极刑,消息传开,人民群众吹呼雀跃,奔走相告,纷纷前往观看,那一天,万人空巷。

  揪出告密者
  红西路军战败后,流散将士遭到了马匪的惨酷迫害。当时,盘踞在张掖的马匪300旅旅长韩启功揪集了包括地方民团、恶霸流氓等黑恶势力1800余人,配合马步芳阻击西进红军,并展开大规模搜山、清乡活动,他们将搜捕到的红军将士施以活埋、火烧、割喉、挑断筋肋等酷刑,先后迫害致死4—5千余人,其中东教场活埋最多,因此得名“万人坑”。
  党中央积极设法营救流散红军,先后电令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兰州八路军办事处组织力量进行营救,受兰州“八办”委托,民主进步人士高金城前往张掖,借开办福音堂医院之名,联络流散红军,帮助他们脱身。不了,高金城被人盯稍,后告密予敌旅长韩启功,马步芳得知这一消息后,密令韩启功要将高金城密密处决。1938年2月3日(正月初四)凌晨4点,韩起功的副官马兆祥谎称韩得了急症,诱骗高金城来到敌300族司令部为韩看病。韩启功终于露出了他的豺狼面目,逼高金城交出共产党员名单,交待放走了多少共党分子?高先生怒斥韩启功是日寇的北京羊癫疯到哪看好走狗,民族的败类,颂扬共产党爱国爱民,抗日救国。恼羞成怒的韩启功下令将高金城杀害后,埋在大衙门的后花园里。
  1952年,镇反工作全面铺开,张掖县公安局成立审理高金城被害专案组,原张掖公安局庄治中、王吉昌等参于了案件审理工作。经群众揭发和相关资料证明,原国民党300旅上校参谋毛翼飞嫌疑最大,此人家住张掖城关镇,表面上和高金城交往密切,实则暗中监视高的一举一动。高金城在兰州教会医院工作期间,该毛就有意拉近与高的距离,甚至骗去福音堂“浪琴牌”圣歌班手风琴一台,骗取高金城棉帐蓬一顶,高到张掖后,毛尾随来张,实际上他是为军统服务的一个地地道道的黑瓜牙。
  “毛翼飞,你认识金高城吗?”审讯刚开始,我侦察员单刀直入地问道:“听说你爱好音律,拉一手好风琴?”高老于世故,狡诈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正襟危坐道:“我和高金城有过一面之交,他为我家人瞧过病,除此之外,没有来往。”他发现侦察员没有反映,讨好道:“我有一把手风琴,浪琴牌的,如果政府喜欢,我送了你便是。”此时,手风琴已被启获,正在送往审讯室的路上,然而,风琴手柄处“高金城”三个字依晰可见,毛翼飞不得从实招来。
  毛毕业于青海省立第一中学,1933年到国民党伪中央军校学习,1937年毕业后任马匪韩部300旅少校参谋,1940年任青海保安处参谋,1945年调西安总队,次年进南京中央训练团专司匪特工作,后到兰州初识高金城。1937年8月,高金城赴癫痫病有忌口的吗张营救红军,毛尾随到张。高金城在营救流散红军过程中,曾写过100余张“身体不好,行动不便的同志请到高金城福音堂医院后门,敲三下,王定国同志接应”等字样的秘条,分别发给已找到的红军战士王定国、徐世淑、吴建初等人,为流散红军指路,由于保管不善,被毛截取一张,毛如获至宝,便拿着秘条向主子韩启功邀功,韩遂向马步芳请偿,受马秘令,将民主进步人士高金城杀害在伪司令部后花园(现为张掖高金城纪念馆)。
  解放初,毛负隅顽抗,知道大势已去,事先秘密烧毁了各种证据。我公安机关专案组成员发动群众,内查外调,掌握了充分证据,当面对高金城手风琴时,毛低下了罪恶的脑袋。1952年12月17日,这个可憎可恨的告密者被人民政府惩罚。

  枪决韩绍华
  韩绍华,国民党马匪300旅民团团长,1937月1月12日,率团参加倪家营阻击红军西进战,后网络地方恶霸流氓分组进山搜捕西路军流散将士,杀害红军31人,押送被浮红军至黑河滩时,开枪打死3人,并令其部下用刀砍死4人,将100多名红军战士交由马匪活埋,后亲手将清乡抓来的370名红军将士活埋到王母宫万人坑。
  解放后,韩化名韩承善,妄想逃避制裁,被我公安机关管制。期间,带头串供,蓄意制造谣言,有意煽动,妄图混淆视听。
  马匪张某曾亲眼目睹韩绍华杀死红军,将我少年先锋团和妇女工作团战士推进万人坑活埋的情景。但迫于韩的淫崴,他不敢揭发韩的恶行长春哪里能根治小儿癫痫病,传令兵苏某不敢枪杀红军,韩立马左右开弓,给苏某扇了几击耳光,强迫其开枪射击。大满杨某亲历韩将抓到的女红军发给属下任意鞭打、轮奸,却只字不提。于是,1957年中,专案组先后组织召开解放士兵座谈会,劳苦大众忆苦会,恶霸流氓揭批会,被发动起来的群众纷纷揭发韩祸害乡民的种种罪行,并联名上书政府,控告并请求惩办罪大恶极者韩绍华。
  被高金城营救后返回中央,后任卫生部长的红军老战士王定国,原西路军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王泉媛先后指认韩匪,在铁的证据面前,韩认罪伏法,于1958年国庆节前处决于张掖东教场。

  神秘的魔影
  1950年3月初,王久渊潜回张掖,这个双手沾满红军鲜血的刽子手,居然靠化名王普泉,周游六乡,拿着杆称收粮换油了。
  当年3月19日下午,二十里堡农民赵某匆匆来到县公安局,向我专案组成员报告了上述线索。是夜,专案组召集当地民兵连部分成员,简单交待几句后即向王久渊家方向开进。此时,王刚吃过晚饭,正盘腿坐在小炕桌前巴达巴达吸旱烟。
  房门被推开,王发现情景有变,随即打开炕墙边的小窗户,妄想脱身,不曾想,两杆红樱枪闪着寒光已恭候多时。王后腿一软,知道大势不妙,彻底瘫倒在炕角边。
  “你就是王久渊吗?”几个民兵问他。“不,我叫王普泉”并答道:“王久渊是谁,我不认识。”专案组成员指着赵某说:“你认识他吗?”王久渊知道事已败露,只好不作声。湖南什么医院治癫痫病>   押回县局后,专案组紧急调用公安局侦察股民警徐兴汉等分组审理,一部分人调阅王在民国时期的档案,另一部分展开面对面审讯。
  王久渊,化名王普泉,57岁,张掖二十里堡人,曾参于倪家营梨园口、高台等四次阻击红军战,战后率队进山搜捕红军300余人,其中女红军战士13人,押送途中打死红军3人。1937年又率团丁进山搜捕红军50余人,打死1人,交由马匪活埋40人。1940年调任国民党西宁伪警察局秘书,解放后潜回张掖,于1959年1月30日被人民政府执行枪决。
  历史上,我公安机关先后分两次集中审理和惩办杀害西路军流散将士顽凶,并派出专案组成员赴河南、青海、新疆、广西、兰州等地,调查落实民团材料,走访查证敌伪档案,追缉押解流氓恶霸。1957年至1958年间,再次集中清理敌伪材料,对嫌疑人进行逐个审核,采取集中关押审查,群众揭批,民主座谈,召集流散红军定居人员交流等措施,进行二次复核,张掖、临泽、山丹、高台、民乐等,各地都成立专门组织参与审查,形成原始材料20余册,30余万字,装订定性材料7册,十余万字,交由检察院批捕264人,人民法院判处死刑74人,其中马匪300旅旅长韩启功,杀害我西路军骑兵师政委张云的刽子手关秉仁,杀害我西路军宣传部长曾日三的九团团长罗兴章等罪大恶极者被执行枪决。判处有期徙刑168人,管制22人。
  祁连永志,西路浩歌,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