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我的父亲崔德宽情感日志

时间:2020-11-18来源:金沙文学网 -[收藏本文]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认识的人除了和他在一起劳动的人以外,没几个人能认识他,他是那么的渺小,微不足道!

但是父亲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高大,我承载着的浓浓父爱,我永远不会忘记!

父亲,生于1937年腊月24,天寒地冻的日子出生的,也许是天意,注定父亲的一生吃苦受累。

父亲十岁时,父亲的妈妈去世,也就是我的奶奶去世,留下他和两个妹妹(也就是我的两个姑姑)。他从十岁时就没有了母爱,他是多么渴望得到母爱呀!以至于在我父亲去世前,他还在寻找认识他母亲的人,询问母亲当年的模样,了解母亲的生日,找到这个人人后,得知母亲模样,母亲的生日,他的像个孩子,兴奋对我母亲说:“我找到妈妈了!”没几天他真的去见他亲爱的妈妈了!

父亲的母亲去世后,因家里穷供不起他读书,很早就参加体力劳动了。记得父亲说过:他母亲在时,家里供他读了两年私塾,因此认识一些字。

十三岁时,他的父亲教他摞稻把,他把稻把摞倒了,我的爷爷,他的父亲一个罩桩(农村栓船用的一米多长柳树棍)打下去,实实地打在我父亲的后背上,我的父亲直喊:“我的妈妈哎 !我没命了!”口吐鲜血,立马就昏死了过去,后背上留下了永远的血痕,这个血痕到他死 ,我给他穿寿衣时还在!(我曾经问妈妈:“爸爸身上血记,是怎么回事?妈妈告诉我的!”)我曾问我的父亲:“他打你,你恨他吗?”“不恨,因为他没了妻子,没人帮衬他做农活,不好,而我事情又做不好,只是下手重了!”我的父亲对我们教育虽然严厉,但从来没有用棍棒教育过我们!我妈说我的父亲:没妈疼爱的孩子,命真苦!

父亲十九时,父亲的父亲,我的爷爷去世了,当时他已经结婚,娶了我的妈妈。爷爷死于国家困难时期(六零年国家自然灾害),死于饥饿。爷爷临死前说:“我要有个饭团塞一下就好了!”(我母亲告诉我的!)

那时,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我的父亲肩上,我的老太(农村里太祖母咸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的俗称)六十几岁,还健在,他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十五,一个十七,还有我的母亲和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刚会走路,一个抱在怀里。他们都需要照料!可是岁月时艰,一个苦命的农民又能照顾得了谁呢?我的父母每天没日没夜的劳动,就是不能填饱自己的肚皮,更不能为孩子挣到一口吃的,我的两个哥哥相继饿死,死前的前几天只喝到一些“慈姑水”,有时“慈姑水”都喝不上,活生生给饿死了。(我妈妈说的,妈妈还说:慈姑放在水里煮,大的慈姑给大人吃了,留在锅里水,就是慈姑水,分给小孩喝。)

没饭吃的日子里,我的两个姑姑,每天到水田里掏慈姑,为了活命只好“偷吃一些生慈姑”,老太自己有些积蓄拼了老血本换了一些食物。谁也也顾不上谁,妈妈得了“浮肿病”,吃野菜,吃榆树皮,引起的,住进了人民公社卫生院。

我的父亲为了活命和另外一位小伙子,去安徽逃荒要饭,去安徽的逃荒路上,饥寒交迫,路过一个村庄,和一个住户要一点吃的,那个住户却说:“年纪轻轻的不干活!却出来要饭!”看到别人有吃的就是不愿意施舍给自己,我父亲气得汪汪大哭!他们哪知道:他的家乡闹灾荒,就是拼命干活也吃不饱肚皮!父亲没法生存才出去逃荒要饭的,而他生产队有人却说他:“偷了某某家里养的鸡,溜出去了!”人已没吃的食物了,这些人家里还养着鸡,我真不知道哪是什么人物!我父亲逃荒前只是看了一下住院的母亲,母亲给了二两米和小半个番瓜,叫他路上吃!哪曾偷过人家的鸡!我父亲从小教育我们:“宁可饿死,不做贼。”“人穷,志不穷!”(这些事,都是我的父亲在世时和我聊天时告诉我的。)

逃荒到了安徽,当时安徽有吃的,我的父亲在一户姓林的家放猪,当了两年放猪郎,实在想家,也想出了一场病,多亏主家心眼好,人善良,替我父亲看好了病。病好后,我的父亲迫不及待回到老家生产队,回来时家乡有些改善,每天每人可以吃到五两六钱粮食,每月可以吃到三两油。

我妈在家,也翘首盼望我的父亲早点回家,终于等回了我的父亲!

1965年腊月初一我出生,饿死了两个哥哥后,父亲多年后才有了我,十分疼长春治癫痫哪个医院好爱我,我母亲的身体虚弱,奶水少,父亲他每天从生产队领一斤大米到圩田里去拉田(当时生产队生产条件落后,把青壮年男子当作牛使唤,前头的人使劲拉犁,后头的人扶犁,翻开泥土,种庄稼。),我的父亲领了米到了集镇他却把米卖了,换成奶糕米粉给我吃。有时,去供销社食堂、饭店挑满一大缸水,换一碗粥饭吃一饱;有时,就没有这个好机遇,只好饿一天肚子,饿的实在没法;有时只好捡起田里泥土翻出来后露出的野草根、茎吃。(小时候,父亲给我介绍过这些野根茎,我吃过,很不好吃,土腥味,涩嘴,我不清楚这些野草的学名,现在由于农民使用了除草剂,这些野草看不到了。)

后来我的三个弟弟相继出生,别人的生活有些好转,而我们家的生活依然穷困,父母每天早出晚归在生产队劳动,到年终还是超支户,本应分给我家的口粮却被卖到了粮站,每到家里没粮时,我父亲总是厚着脸皮到亲戚家东挪西借,借一点粮食给我们兄弟吃,虽然没吃饱,但也没有饿坏我们。

我的外祖父说:“德宽啦!你的孩子太多了,养不活呀!不如把老三、老四送给别的人家养。”我的父亲是个倔头,坚决不同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他怕自己的孩子在别人家吃苦受罪,他看不见没法袒护。为了养活我们兄弟,他宁愿把命豁出去!

四十岁时,我的父亲在挑大型水利任务的工地上,累得吐了血,胃出血,多亏党和政府关怀,住进了医院,民政科的同志帮忙解决了医疗费。休养了好一阵,生产队安排他给生产队喂猪。

我父亲虽然识字不多,但他知道知识的重要,督促我们兄弟要努力读书。他拼了命,也要让我读成书。记得1979年9月,我高中开学,家里没有书本费,他把家里一家人吃的仅剩几斤口粮,拿出去卖给一户姓夏的人家(我跟着一起去的),换回一块五角钱,替我交了书本费。

1983年8月,我实指望我高考落榜了,正准备复读再战来年高考,我在宝应城镇中学了解情况,谁知学校通知我:我被师范录取了,明天就要体检。中午我把电话打到我们村里,请村里干部转告我的父亲,告诉了我父亲我被录取的好消息。我的父亲听到好消息,舍不得花一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块五角钱坐汽车上宝应县城,从家里步行四十五公里,赶到县城我住的学校宿舍,很晚才到。为的是陪我去参加高考录取前体检。我考上师范,他高兴的合不拢嘴。

农村分产到户,家里分了几亩承包田,生产队要求,承包的农田棉花和水稻轮作,每年长几亩水稻和棉花。生活太苦太重,重的农活全是父亲做。棉花虫多,一年要治很多回棉花虫。父亲治虫时,没有很好的防护措施,农药渗漏在他的身上,久而久之,他的肩上起了疙瘩。有次他坐在外面乘凉,我看见他身上的疙瘩,用手挤了挤,还挤出了脓液。我问父亲:“你疼不疼?”他说:“不疼。”我说:“你要找医生看一下!”他说:“不疼,看什么!瞎浪费钱!”,哪是瞎浪费钱!分明是家里穷。我虽参加了工作,但家里依旧破屋倒墙,三间茅草屋,下雨天就漏雨,我的弟弟三人还没长大成人,他们还在读书,我还没找到老婆!他不愿意为自己多花一分钱。

2000年9月,我砌楼房了,父亲说:“我没钱贴补你,我就替你挑泥杠庄房。”我说:“不用,叫个拖拉机装几车泥杠一下就可以了。”他固执己见,坚决要替我杠土。还说:“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2002年4月9日,我的父亲前几天已经便血,他没对我说,9日这天,他已大口吐血了,才告诉我,我们赶紧把他送进镇医院,病情稳定下来,有些好转,父亲却急着要出院。镇医院医生怀疑我的父亲是 :胃癌。要求他继续住院治疗,他却不愿。

2002年5月1日,我带我的父亲去县人民医院做胃镜检查,县人医内科的肠胃科专家,明确告诉我的父亲:“你得病是胃癌,还没到没法治疗的地步,只是要赶紧做手术,如若不做手术,活不过年底。”我的父亲却说:“庸医,骗钱的!”,“看我活过今年年底,明年来骂你!”

我肯请父亲同意在县人医做手术治病,现在就在县人医住下来,父亲坚决不同意,父亲说:“你刚建过房子,没多少钱。”“做手术要大把钱,做完手术还要大把钱将养。”“我不能把你的家底子搞穷了!”“前面为了救我,输血费、医疗费已花七八千元吧!”。父亲只是同意我:开了点抗癌药回来把他吃!

雅安小儿羊羔疯医院

2002年9月15日,我下班回家,父亲躺在床上,前天刚下了小雨,地上比较好挖,他在家闲不住,这天他拿铁锹挖地松土,准备种萝卜和白菜,使了劲,用了力。胃痛发作,我一看父亲脸色,不好!父亲的嘴角带血,赶紧把父亲送到镇医院。我找来家里用的三轮车,骑上三轮车拼命得踏,他还舍不得我说:“慢点,不要紧。”

到了镇医院,医生说:“要输血,赶紧到宝应血库拿血。”我还没动脚,我看到父亲眼神有些不对,靠在父亲身边,父亲说:“我头痒,我---头--痒”。就慢慢,没了气息。医生做了全套急救措施,没用,我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父亲于2002年9月15日,农历八月初九晚大约8点钟病逝于宝应县夏集镇医院。享年65岁。

如果父亲听我的话,他的大儿子的话,做手术,切除胃部病灶,说不定,现在还健康的活着。有一个在他前一年查出胃癌的乡干部,做了手术,现在还活着,不就是乡干部有医保,用的钱可以报销。我父亲是农民,没有医保!他自己没钱不愿意看病,但他大儿子愿意出钱替他看病,他死活不同意大儿子出钱给他看病,认为:这样会把儿子搞穷,让儿子过苦日子。

我的父亲去世还有心愿未了,他的眼睛没闭上,四个儿子只有两个儿子已结婚,还有两个儿子没有结婚。我祷告了一下,“爸,你放心,我一定帮助弟弟找到老婆。”替他合上了眼。

去世前,我的父亲十分想念自己的母亲,父亲十岁时,父亲的母亲就去世了,我的父亲找到了认识自己的母亲老人,老人介绍他母亲的模样,他高兴的像个孩子,他对我妈说:“我找到妈妈了!”之情溢于言表。

不知我的父亲为何谈起我妈妈将来的生活,父亲说:“你和大儿子过吧,他心好!”这是他临终前几天,给我妈妈交代的,未来怎么生活!

爸,你的儿子已经全部结婚,四儿子,替您添了个孙子,大家生活都很好,要是您听我的,现在您还活着多好哇!当时是穷,但是我们不怕穷,共同努力照样过上好日子!

2019年春节 写于家中